哦,就是前段时间“抑郁”了一下

以前,我给自己定下了一条“尽量不在晚上写伤心事”的规则。一来防止我“思绪乱飞”无法入睡;二来避免“难过”的情绪在夜晚被过度放大。所以,显然今天的话题是不适合在这个时刻说出口。

但是,我白天一直看书,还看了两本,看完后就想谈谈确诊了“轻度抑郁”后的那些日子。只是简单谈谈,假装自己是别人再来回看这件事情。

首先,很重要的事情是,从10月初确诊后到现在,我确信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就算还没好,我还有4粒“盐酸度洛西汀肠溶片”。没有它们,我估计我现在依旧“丧”到不行。

抑郁这件事情,其实是一件很私我的事情。怎么理解?大家都吃过糖果,自然知道糖果的美味。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抑郁,自然大部分人不能理解“真正得了抑郁”是种怎么样的心情。心灵善良的人,自然会同情,但是他们不会理解那是种“怎么样的感到不开心”。就像我在得抑郁之前,也不知道SF的心情是怎么样的。

这种心灵上的小毛病,因为还不够像感冒一样常见,以及它自带的私我性,更是能把人和人隔离开来。本来,病的起因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隔离,但是这样子的心灵小毛病,大概还会接着“吓”走一些人。那些被“吓”走的人,倒可能真的不是出于“恐惧”的心理,而在于“无能为力”。

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人,能够治愈他的人,愿意治愈他人的人其实比较少。

一开始,我只是跟一个人提起“自己可能得了抑郁”的事情,想要从中获得勇气。处理完杂七杂八的事情后,最后自己还是一个人去了医院。真正去实践中间经历了比较漫长的等待过程,更早可能要追溯到去年。好比接受自己额头秃噜的事情,我也花了很长的时间。现在倒觉得,如果真的秃噜了,大不了理个光头,洗发水都可以省了,哈哈哈哈哈。帅!

去医院干了些啥,之前在文章中提过,现在不再赘述。总结来说:也没什么,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普通的一天。

然后,接下来就是自救了。除了按时按量吃药,还是像以前一样,买了很多“心理类的书籍”,看了一些解决问题的视频,写了很多篇重复观点的文章,去了一些公司面试,做一些让自己感到开心的事情。总结就是长时间的放假,却不敢让自己太闲。

现在虽然偶尔会觉得自己太宅了,但是想到应该要对自己好一点,就没有很苛刻,主要担心自己不开心。

也是因为这个经历,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特别高情商能为别人考虑的人,这样的“肯定”20多年可能都没有从别人那里听到几句,我先对自己说出了口:真的,你真的是一个特别棒的人。

同样因为这个经历,第一次觉得自己应该总是站在自己那边。无论环境如何艰难,擦亮了眼睛,也得对那些伤害说“不”,也得大声说出不愿意。而不只是顾虑到别人的面子,担心别人会生气,甚至是害怕失去一些人。我觉得这样的觉悟和勇气每个人都该有。

就像菊姐在《奇葩说》里面说的那样:“自己没有选择改变自己迎合别人,而是选择来到了新的地方”。

我不是说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所说的就一定是错的这样的事情,我想表达的是,水和油作为两种物质并不能相溶。在下对错的判断前,我的下意识感觉是,我觉得很不舒服,那是不可辩驳的事实。很可惜,就现在来说,有些事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。

其实这又是老生常谈的一些话。我知道有人知道这些,有些人知道了不明白,有些人不太知道。这很重要嘛?可能当我犹豫着要亲口提起的时候,我会想“诶,他之前看过我的文章嘛?还只是闭口不提呢?”我有这样的小困惑。

另外,我开始困惑一些事情,什么是真正的朋友呢?他真的是我的朋友嘛?我们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朋友?我不太确定。以前自己总说朋友朋友,我现在觉得可能连那个词都觉得怀疑。当老胡说出她明确清晰的朋友观的时候,我开始困惑“我的朋友观”是什么?我怎么知道那个人是不是真朋友。

只是做一个好人嘛?结果到头来,别人连我的心都开始潺潺流血了也不知道。真傻。

可这就是生活啊,足够迷惑人,也够让人琢磨一段时间。

不过,还是先好好爱自己这件事总没错。还有,我想要重新开始。

首页社会